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文

科学讨论:《RY 科学》是否真的在为科学服务?

时间:2022-05-23 10:20:45 来源:互联网 作者:hz 点击:0
导读:本文是由hz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科学讨论:《RY 科学》是否真的在为科学服务?"的内容介绍。

5月16日,看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高伟同志治丧工作小组消息:“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高伟同志,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于 2022年 5月 11日 14时 49分,在北京不幸去世,终年 43岁。”

这一消息让很多正奋斗在科研一线的科研工作者感到悲痛不已——高伟教授作为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和北京市“高创计划”领军人才,因为科研累倒在科研岗位上,英年早逝,这不仅是中国医学界的人才损失,更是首都医科大学的重大损失。同时,这也不得不引发当下全社会的一种人文关怀思考:近几年来,为数不少的优秀中青年学术人才(包括杰青/优青/长江学者等)英年早逝,中国亟需建立更加完善的制度并形成良好的学术风习,以加大对脚踏实地的科学家的科研劳动成果的尊重及对其身心健康的深度关怀,尤其是科研工作者所在的单位与领导,更要为此率先表率。

高伟作为优秀共产党员、首都医科大学著名专家,他为中国的科研事业殉职在工作岗位上,人们都很正常地希望看到他所在的大学领导会及时对本校痛失人才公开表达痛惜之词。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同一天,人们却在互联网上看见《饶议科学》上署名“RaoYi科学”的刷屏新作,对我国已获批上市的某创新新药及科研工作者的科研成果进行颠覆性质疑。

此文公开发表于《饶议科学》,署名作者为“Rao Yi科学”,那么,自然会让人们联想到高伟所在的大学某领导,这就让人产生诸多的不理解、猜测和联想——

第一种不理解:如果此署名“Rao Yi科学”者就是上述大学某领导、如果网站也是其本人及相关人员平时舆论 造势的铺子,那么,作者“Rao Yi科学”此时最应发表的 言论应是对本校英才陨落的痛惜与悼念,这是基本的人性 与关怀,怎么还能有闲心在《饶议科学》上针对中国新药 科研成果无比痛快地“刷屏嗨皮”以质疑?何况明眼人就能看出此类网文其逻辑性经不起推理、事实不公允、材料掌上更是失之偏颇,本应当是全校静默致哀的此时发此言,不仅让参与新药研制科学工作者高度怀疑作者和目的性,也同样会让本校科研工作者感到某校领导对本校痛失专家、同事一事漠不关心而心寒。

反观此时学界,莫不以首都医科大学痛失人才而悲伤。即便如吾校虽在外地,几位青年老师与高伟同志也只有一面之交,但皆感无比痛惜,纷纷在网上发出悼念高伟的悼文,提醒中青年科技工作者注意日常保健,珍惜生命健康,因为这些中青年教师感同身受:此时此刻没有什么 “个人利益”和“兴趣爱好”比关心那些因为工作过度劳累而倒下的学术同行更加紧要!署名作者“RaoYi 科学”假如是高伟所在大学的校长,即便平时有刷屏之乐也得先本校之忧而忧,此时是不是应当为本校科研人才的早逝而深感内疚并自省自问?是不是应当集中精力关注中青年教师和科研骨干的工作压力和加强健康护保工作?

关注学术研究发展和关心关爱广大科技工作者,是作为科研工作者上级领导的基本良知和爱心、公心。科技学 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可能出现某些问题,这些问题需要进行正确对待和科学分析,需要有影响力的科学家和公众 人物协助相关管理部门,正确引导公众舆论有序解决,比如:中青年科研工作者的工作压力和不良环境导致的健康问题、15年前推行的不合理的人才评价体系导致的论文挂帅等问题、基层高校中青年教师的研究条件及科研经费缺乏等问题等等,这些如何进行调整与改进以使科研工作者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才是科研领导者应多多关注的。

第二种不理解:举科学之旗,就应以实质表现让人们信服其在服务于科学。《饶议科学》,自我冠名“科学”两字,可科学界这么多的重大问题,在其《饶议科学》里面提到多少?有没有对这些科学创新发展所出现的重要迫切问题进行讨论或献计献策?比如中青年科学家的健康问题,而这些内容为什么在其《饶议科学》里很少能见到?为什么其有关针对 性文章都喋喋不休地纠结于一些自我设定的结论而自嗨?这让人不得不产生诸多疑问:难道这奇文是在刷存在感?抑或与其个人恩怨、利益得失相关联?或是个人特殊爱好哗众取宠以博取公众的眼球?还是故意引导公众产生其想要获得的预期特定社会效应?更其甚者,莫非是欲致中国医药创新成果走上世界障碍重重、让中国得来不易且让 众多科研工作者呕心沥血的创新成果自毁长城?——凡此种种,如不是,就更好;如是,那就当进行深思深究。

《饶议科学》,其不厌其烦地高频率写作推向公共网络的“奇文”,不像是真正科学家与学者所作所为:既然打着科学旗号,为何不见其关心关注我国科学发展显而易见的需求?为什么没有为科学界真正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提供良方良策?为什么不潜心于中国科研成果的大力推助?但愿《RY科学》不会是借科学之名而行私利之实。参照一些公众号的作为,有些的推文可能一时可以误导读者或观众,但绝大多数公众的慧眼如炬,任何隐藏有不良企图的鼓噪最后都将被识破,落得的最后结局定是无良与失信的名声。而作为关涉科学的公众号,就更应当严谨,因为科学家们的学养只要关涉专业,是难以被忽悠的,科学和事实上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不是仅靠痛快刷屏、刻意引发社会的噪动就可以改变真理的。

第三种是猜测,这种猜测倒是可以理解。上述发表于《饶议科学》署名作者“RaoYi科学”的相关网文,或署名作者“Rao Yi科学”恰好与某大学领导名字谐音不幸撞车,如果是这样,那么《饶议科学》相关网文中的内容就好理解了,因为这些相关网文,且不说其学术严谨性失缺,有些陈词简直是在忽悠、嘲弄、侮辱中国科研工作者的智商,例如文中称“如果只做过 12 只老鼠就用于人(虽冠以了连如果但后面列举的“事实”却是用了涉法的肯定性语气),经 12 只老鼠就用于人之类的话,即便对外行来说也是一种天方夜谭,这种不用解说的无知例举揭秘,往轻里说是侮辱人的智商,但其实质性的后果是严重损害了中国科研工作者在全球科学界的形象;同时,更意味着向海内外传导了一种错误认知:中国的医药监管不仅无知而且监管严重失缺!——所以,说出这样字句的作者,理论上是一个无知者或以舆情达到不明目的者,理论上不应当是出于专家更不是出于大学校长之口。加之网文跟贴一如社会层面人群,圈粉、粉圈不当言词频现,如此推之,署名作者“Rao Yi科学”,或许又并非上述假设的某校校长本人,某校长只是躺着无辜中枪,假设如此,这也是对某校校长不应有的形象损害和对 科学家的不尊。所以,署名作者“Rao Yi科学”暂且不能 臆断是具体某人或某个利益共同体。但不管作者身份如何,其在中外造成的业界影响却是要高度引起重视与警惕的!

上述有关网文,还存诸多问题:前提不充分却得出肯定性结论,逻辑告诉我们:前提不准确,后面的推导就不是真理;对科研当事人的实验事实不清楚、全部科研材料不占有、试验全程不知晓,却对当事者作出定性评价,这更不是科学应有的严谨态度,其可信度不言而喻。

总之,但凡对某一现象进行质疑者,无外乎就是出于三种情况:一是以正义之心给予公正评价、批评、揭露以促进社会的进步与良俗的形成,二是出于个人恩怨得失进行攻讦以渲泻积郁,三是出于某种利益驱动昧良心发声以获取一己私利。同理,《饶议科学》及署名作者“Rao Yi科学”,希望能是属于第一种状态,人们也希望看到其以科学的公心立信于世。

第四种理解:科学家不仅要有良知,同时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并做到德配其位、荣配其绩。在中国,但凡为人民、为祖国作出贡献的科学家,都给予了应得的荣誉,这是国人有目共睹的。一位真正对国家科学技术发展有责任担当和崇高使命的科学大家,应当会关心关注广大科技工作者群体在科学创新研究过程中需要解决的困难,解答大众之所急,服务国家之所需!科学事业是国之大计,应当继承发扬我们老一辈科学家的光荣传统,为国家和民族的科技事业发展多做有益之事。

曾几何时,网络报道一位从国外回来不久的青年学者对外宣称:从此不再参加院士评选,10年或 20年后再看看如何如何。当时报纸上有评论说:因为这些青年学者的大部分学术成果是在国外取得,对我们国内的科学贡献还不够多,待他们在国内做出成果时可以评选。时间飞逝,可以用事实来检验 20年来这批同龄人的学术研究成果,当年的某些青年学者如果想评选院士,证明自己的学术水平,应该还有机会,还可以参加国际学术机构的院士评选,至于他们在 20年期间取得的学术成果,相信大家都能进行比较并且清晰地做出判断。应得当得,没得也不应积怨。

一位科学家是否在其从事学术领域引领国际学术前沿?还是在跟踪国际前沿?是不是在吃过去的“ 学术老本”?与国内大批的中青年学术同行比较,请问谁的研究条件更好?待遇更高?有的人依靠前期留学期间攒下的学术资本,不仅在国内获得优越的科研条件和优厚待遇,也可能吸收国外的资金支持,但具体成果又如何?而同样在高校工作的同龄人,他们的研究成就又怎样?这里列举其中两个实例:厦门大学林圣彩教授 2012年度入选科技部 “中国科学十大进展”的优秀成果之“揭示营养匮乏引发细胞自噬的分子机制”和连续多年研究“ 细胞感应葡萄糖水平并调控代谢的分子机制”等成果,是他带领的团队长期执着辛勤研究获得的一系列高水平学术成就,评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是水到渠成,实至名归;又譬如:北京化工大学童贻刚教授带领团队,从 2020 年 1 月开始,利用其独有的药物筛选平台完成对数千种药物化合物的筛选,发现中药材含有的千金藤素对新冠病毒具有超强抑制效果,数据证明,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高活性数据经国际研究同行重复验证。他们团队就是夜以继日、脚踏实地地以实验研究获得重要成果,可以说是与时间赛跑,那里会有那么多的闲功夫,经常在网上刷文不以新成果而以舆情获取关注?

世界科学发展史,就是不断突破固有思想认识的过程。在科学探索研究中,有些科学理论问题可能还不能为当时 的主流理论所认识和接受,如早期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当时有不少理论权威就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他最后 以科研实效为祖国、人类争了光。科学成效,是要靠一定的时间来证明的,一切过早的结论是不严谨的,一切凭自 身一己认知或个人内心意求作出的有违真理原则的猜测与判断都是不可信的。

伟大领袖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科学研究探索时,没有亲自进行充分的实验研究,就不能依据自我认识和以往的经验去妄加判断,甚至断言别人研究的成果理论是“不可能”的。不经过充分重复实验就轻率下结论,本身就不是一种科学态度,更不会是出自严谨科学研究者发表的文章,也决不可能是真正科学家的精神风格和言论。

科学发展存在认识局限等问题的挑战,但不能依据固有的认识而否定科学探索研究的成果成就,更不能拖科学 发展的后退甚至阻扰科学前进的脚步。当然不论是否愿意,所有的严谨的创新科学理论认识,必定会为后面的科学研究所证明,并推动科学向前发展,这是谁都无法阻挡的。维护、树立中国科研工作者的形象,充分尊重科研工作者 的艰辛劳动和默默付出,既举科学之旗就应行科学之实,这些,是每个真正的科学家应有的基本良知与职责!

一位普通高校科技工作者

曾 鸣


本文网址:http://jkface.com/xinwen/602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健康观察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健康观察报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江西省上饶市评价:

板凳~

来自安徽省界首市评价:

报到!

来自贵州省都匀市评价:

写的不错,支持

来自黑龙江省绥化市评价:

楼主真是说的仔细呀!

看了这篇文章的人还看了: